主页

前言

在高中时期就看过了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还有《未来简史》,看过之后感觉尤为震撼,甚至改变了一些我对生命对世界的认识。人类在几十万年前不过是地球上微不足道的物种,究竟是什么使人类站上食物链的顶端,成为地球的主宰。在人类简史中作者说道,智人依靠某种“虚构的故事”彼此合作,形成了强大的共同力量。人有自由意识吗?在《未来简史》中说道,人的意识只不过是一些神经元间电化学反应的结果,并无什么特别之处。
在大学时期,在上一些无聊的课程的时间顺便看了看尤瓦尔·赫拉利的《今日简史》,在这本书里面着重讨论了当今的人类命运大议题。作者虽然没有给出实际的答案,但却可以引发更多的人去思考这些问题。
在阅读期间,觉得一些观点有些意思,于是便摘抄了下来,再加上了一些我的评价与想法。可能由于阅历有限难免会得出一些幼稚或是错误的观点,欢迎各位批评指出。

摘抄与想法

执政的寡头特权阶级一旦垄断媒体,便能不断将自身的失败归咎于他人,并将公民的注意力引导到外部的威胁--无论是真有其事或仅仅是空穴来风。

近年来,由于全球经济发展形势的不确定性,民族主义势力逐渐抬头。就如某个西方国家,为了转移国内的种种矛盾,总是制造一些莫须有的东西来转移国内民众的注意力,仿佛在告诉大家,国内这些矛盾都是小事,我们要一起面对更大的外部问题。就如近期举行的UFO的听证会,这下外星人成了国家安全的威胁了,其他鸡毛蒜皮的事都给我让开。

不论选择如何定义"基本的人类需求",一旦免费提供给所有人,就会被视为理所当然。

人类就是这样,一直不断索求却不会满足的物种。一旦所有人都免费得到了相同的东西,我们就会把他视为理所当然,而不是所说的要感恩。当我们多次的给他人伸以援手时,就会被他人视为你这样做是理所当然,当我们选择不再帮助之时,就会被他们认定为极大的恶人,原因就是我没有再继续无私奉献。也许你会说这是以偏概全,但其实这才是人类的总体样貌。

英国脱欧投票之后,著名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就提出抗议,认为绝大多数英国民众其实都缺乏必要的经济和政治科学背景,根本不该要求他们投下这张公投票。"这岂不是就像是要用全国公投决定爱因斯坦的代数算得对不对,又或是让乘客决定飞机驾驶员该在哪条跑到降落?"

在我看来,我是更看好民主集中制。当经世界变得越来越复杂,每一个像我们一样的这种普通公民不可能完全理解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运行的,让一群啥都不懂的普通民众决定国家的经济走向、国家科研规划必定让人感到滑稽。在群体面前,理智的人毕竟是少数的,而绝大多数人都喜欢用情绪而不是大脑做决定,因此群体是极易被煽动而做出错误决定的。在原始狩猎时代,也许你该听从群体的意见,因为这可能是你活命的关键。但在现在,群体往往会因很难真正理解这个及其复杂的世界做出一些错误的决定。

因为经验让我们把越来越多的问题交给算法来处理,最后也就逐渐失去了为自己做决定的能力。

这种现象在如今的大数据时代更是明显不过了,我们打开b站,渴望首页的推荐算法能为我们找到我们感兴趣的内容。打开网易云,播放”猜你喜欢“里的音乐,渴望算法能推荐给我最喜欢的音乐风格。最突出的一点是,我以及几乎无条件的将自己该走哪条路的决定交给了地图软件的算法。因为经验告诉我们,如果我不听地图软件的算法推荐,那么我可能因此迷路,以至于我们自己都懒得自己去看地图,自己规划路线了。这样我们做决定的权力就一点一点的交给了算法。现在,算法只是决定我该走哪条路。到未来,算法是不是也可以决定我该喜欢谁,我该选择什么专业?如果是这样,那智人所说的自由意志又何在?

一心想把信息集中,在20世纪曾是专制政权的主要弱点,但到了21世纪却可能成为决定性的优势。

在上个世纪,高度集权的体制往往意味着决策效率的底下,因为全国众多信息都只由一个部门甚至是一个人处理,信息的一层层上报造成了极大的决策滞后性。而自由主要体制则采用的是分布式的信息处理,信息处理看起来变的高效。因此,在20世纪专制政权在信息处理上略显劣势。但到了21世纪,专制政权由于能获取到大量的信息,只需要依靠一个智能算法,就能迅速的做出一个较为科学的决策。

关于每件事情的轻重缓急,总是当局者迷,后见之明就容易很多。我们总拿已经发生的灾难,责备领导人没能防患于未然,却不知道有多少灾难得以避免,实属万幸。

后来者的我们,对某个历史事件的评价总喜欢说他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可对当时的人来说,这种必然结果一点都不明显,甚至毫无征兆。就像对于我们来说,未来到底会走向何方,我们毫无头绪。同时,我们对决策者的评价总喜欢以后见之明,而忘了当局者迷。

如果真要做出某些人生最重要的决定,就我个人而言,我更愿意相信那些承认自己无知的人,而不是那些声称自己全知全能的人。

人类很少能认清自己的无知,因为他们就是一直这样待在如同回声的同温层里,往来的都是思想相近的朋友,接收的都是肯定自己意见的新闻信息,各种信念只不过是不断增强,鲜少遭到挑战。

在大数据时代,这种情况尤为严重。看似我们能获取到越来越多的信息,可思维却变得越来越狭窄与偏见。

为某件事费的心力越多,放下它、为新的事物挪出空间也就越困难。

人类就是这样,即使我们明知我们在做一件错误的事情,但因为自身为此付出了太多,我们也不愿放下。也就是说,我们背负了太多包袱,以至于我们再也无法放下。

版权属于:Asnull
作品采用:本作品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1
查看目录

目录

来自 《读《今日简史》摘抄、想法》
评论

博主很懒,啥都没有
41 文章数
369 评论量
5 分类数
46 页面数
已在风雨中度过 2年175天1小时45分